十二月 2018

2018年的最后一天

2018年的最后一天,寒冷骤然而至。昨夜的雪,无声地下了一晚上。今晨向窗外望去,树木山川,车顶屋檐,皆是一片银装素裹。虽然昨夜的雪不是很大,至少路面上并无积雪,但气温毕竟骤降,整个世界仿佛被装进了冰箱里。幸好没有往年那般北风的肆虐,不然真是要寒到彻底了。

2018年的最后一天,就将在这寒冷中飘然而过了。既然是公历年的最后一天,那么回忆这一年的经历,应是必不可少的。然而回想起来,整个2018年,我似乎也未做过什么特别的事。经历过的,无论愉快和不愉快的,都将过去;还未曾到来的,只能是憧憬和祈愿。

整个2018年,体会最深的,竟还是一个字:病。是的,阿嫩生病,就医,住院,一系列的这类事件,构成了家庭中2018的主旋律。记得自从大年三十开始,阿嫩就不幸发烧了。然后就是一路病过来,不止是阿嫩,家里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生病,看医生。就比如爸爸,感冒咳嗽了两个多星期,挂针就挂了一个多星期。那段时间,是我每天送他去医院挂针,每天向单位请假。后来

看来,健康确实是最重要的。一年365天,如果天天无病不用去医院,那即是平安。

2018年的最后一天就将过去了。每年的最后一天,都会在此写这样一篇关于年末的日志。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写,只是觉得,即便不是为了回忆往昔,亦是要记住岁月的蹉跎,时光的流逝,人生的旅程吧。

生蛋节

今天是著名的生蛋节,祝各位吃到新鲜的鸡肉和鸡蛋,也祝各位养鸡户们的母鸡能够多多生蛋,孵出小鸡。让我们一起来唱愉快的生蛋之歌吧: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咯咯哒,咯咯哒,咯哒咯哒咯咯哒……😜

再论女德班

惊闻女德班近期又在温州开设,死灰复燃,由此感慨,写作此文。

女德是汉族的耻辱,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祸害。特别是当今社会上宣扬的这种女德思想!

可知女德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吗?这是一段汉族血与苦难的历史,岳飞的满江红中吟唱的“靖康耻”,北宋末年,金兵南下,掳走二帝,挟裹仕女。那些北宋的公主,妃子,达官贵人的女儿,都被金兵抢了去,到北方做了奴隶,甚至是妓女。

由此,宋朝的士大夫痛心于此一变局,却又无可奈何。只能创造出女德,要求我们汉人女子在被敌人侮辱的关头慷慨赴死,并从而衍生出了什么朱程理学,对我们汉人妇女的要求愈加压迫。这是军事上无法抵抗金人,只好要求女人做到贞洁,牺牲,以免给我们汉人丢脸的懦弱思想。

后来到了满清王朝,统治者就顺势用这套理论来束缚我们汉家女子,以磨灭我们汉人本来开放包容的精神,让我们汉人变成顺从的行尸走肉,好让他们控制。

在宋之前有女德吗?这样极端的理论是没有的。而且大唐王朝的时候,女人还能当官,像上官婉儿就是很著名的女官。并且那时女子的衣着也是开放的,胸部都低漏出来了……唐朝仕女画像中就有。要是放到现在女德班宣扬的标准,这绝对不合格啊……

那么,到底是哪个好呢?大唐没有宣扬女德,有女官,有女帝,衣着又开放,很是繁荣昌盛;满清大肆宣扬女德,倒是和西方列强签了一连串的不平等条约,自己都快变成卖身给西方人的妓女啦!

所以,我们大汉民族不能接受这样的女德教育,这就是千年前因为游牧民族侵略我们,我们打不过,只好让女人去死,以免被侮辱让汉人蒙羞,而被逼造出来的畸形理论!更是百年前满清统治者碾压我们汉人开放精神的枷锁!现在宣扬女德班的人,真倒不如大唐社会的包容,不如唐太宗的开明!

如今国家改革开放,颇有重现大唐盛世的希望。我相信每个中国人都有一个复兴之梦,但我们的复兴梦不是建立在束缚女人的基础上,而恰恰是要建立在开放包容的理念上!

我们要的是盛唐的开明,而不是满清的专制。我们要的是奔放,有活力,有信仰的女子,而不是在男人面前跪地磕头的女奴!

我们要把社会资源充分调动起来,被女德束缚的女人就是被浪费的社会资源,因为未来她们有可能会是女企业家,女科学家,甚至是女将军,女宇航员,或会在一场决定国家关键命运的决策或战役中一锤定输赢!

但“修习”了当今宣扬的所谓的女德,她们的未来只能是依附在男人脚下的奴隶。这不是浪费社会资源和国家人才吗?!这不是让国家在某场关键决策或战役中亡国吗?!

满清遗毒今犹存,盛唐气象无人问,脓疮当作珍珠宝,糟粕以为传统傲!还沉迷在此种女德宣扬中的女人和男人们,要提高警惕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