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游荡于黑暗,心向光明;浸染于不睦,祈盼安宁。我堪破魔鬼的企图,透视悲剧的迷雾。由是编写此文,汇为《真言录》,以示世人。

心魔篇:

一、人出生时是一张纯洁的白纸,而魔鬼在世间游走,寻找最恰当附身的那张白纸。那些贪意,懒惰,邪念,悲观之人,往往是很恰当的寄主。

二、当我动怒时,非是我怒之,而是魔鬼使我愤怒;当我出口不恰当的言语时,非是我言之,而是魔鬼使我开口;当我悲观时,非是我悲之,而是魔鬼使我悲伤。故,针对被魔鬼控制者的责难,正中魔鬼下怀,它们最爱看到人们不团结,产生离隙和分裂。

三、魔鬼会进入我的梦中,假扮成我已去世的至亲,蛊惑我,与我诉说人生不愉快之事,撩拨起我的悲情,使我软弱,悲观;削弱我的精进勇猛之心,使我失去对事物的理性判断。

四、当魔鬼控制我们时,我们不曾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控制;当魔鬼附身于我们时,我们不曾感受到自己已经被附身。而对于智睿者来说,这是可以察觉到并可免疫的。

五、我将愤怒时,我要抑制愤怒;我将吐露不友善之言语时,我应即刻闭嘴。因为魔鬼已饲在身旁蠢蠢欲动,随时准备附身于我,并将不祥的氛围扩散。

六、当他们针对我作出不恰当的言行时,往往并未意识到自己已被魔鬼附身。我的宽容可以使他们脱离魔障,我的苛刻却能将他们推入地狱。

家庭篇

七、和谐团结的家庭,对魔鬼的侵蚀有天然的免疫力;矛盾分裂的家庭,正是魔鬼喜爱的温床。它们确已徘徊于房屋的黑暗角落,伺机而动,控制我们的心智,扩大家庭的矛盾。

八、要相信人性本善,要相信家人是爱。我信了,便是抵御了魔鬼企图分裂家庭的进攻;凡事要各退一步,勿需争执,我退了,便是退却了魔鬼企图制造家庭矛盾的毒咒。

九、压抑的冷战,比激烈的争吵更合乎魔鬼心意,我确是感受到了,它在身旁的狞笑。

乐观篇:

十、乐观精神是人生理所当然的信念,她也是对付魔鬼的最佳武器之一。悲观者,魔鬼往往是最易得手的。

十一、乐观,勇猛,精进者,虽不求佛,佛亦助之成功;悲观,胆小,懒惰者,就算佛法加持,亦不免失败。

十二、今天忘掉昨天不愉快的事,明天忘掉今天不愉快的事。我忘掉了前一日不愉快的事,其实是抛掉了前一日魔鬼强加于我的毒药。

十三、人生贵在愉悦。我开朗,事情往往并非想象的那般糟糕;我阴郁,事情可能真的会变得愈发糟糕。

十四、我快乐,我即佛;我悲伤,我成魔。

十五、乐观者往往更容易开悟,得到佛法的真谛。

十六、悲观者念诵佛经,越觉开悟,越觉世间悲苦。而魔鬼会在我动悲情时乘虚而入,以偷换佛法,我以为我开悟了,其实只是魔鬼的蛊惑。乐观者念诵佛经,越觉开悟,越觉世间祥和,这才是真正的佛法,魔鬼无法侵入。

宗教篇:

十七、与身边之人相处融洽,我身即在极乐世界;与身边之人相处恶劣,我身即处泥犁地狱。故,每个他人既是我的极乐世界,亦可成为我的地狱。

十八、并非佛法抵御了魔障,是佛陀因我修习佛法而抵御了魔障;并非魔障遮蔽了佛法,是魔鬼因我经不起蛊惑而遮蔽了佛法。

十九、不信宗教而为善者,确已入宗教之大道;虔信宗教而作恶者,确已是魔鬼之仆役。

二十、成人将神明供奉于案台,幼童把童话英雄的人偶玩具捧在手心,本质上并无分别。我们确是崇拜偶像的力量,以此鼓舞自身的心灵。

二十一、崇拜无形神灵的宗教,与崇拜有形偶像的宗教,其本质上都是选择了某位崇拜的神,只是有形与无形之区别。因此并无差异。

生活篇:

二十二、蝼蚁亦是生命。教唆幼童踩死蚁虫,即等于把魔鬼的种子植根于幼童心灵。

二十三、凡是认为女性都应遵循三从四德,相夫教子者,博物馆的古物陈列柜是他们最佳的住所。

二十四、执着者往往极端,较真者常常敏感。他们不易妥协,转弯,变革。这确是网罗痛苦的根源,而自己却不得而知,一味哀叹命运的不公。

二十五、忠语是带刺的玫瑰,阿谀是拌蜜的砒霜。

二十六、真言勿需强求相信,因为道路早已明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