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

标准

现在的手机都不能放置TF卡了,而且连电池也是做进去的,自己无法更换了。不知手机商是咋样想的,难道是为了利润,让用户换购大内存的手机,或前往售后服务店换电池吗?

嗯,不过这是个题外话,今天的重点是,我在整理旧手机的TF卡时,发现了一张照片,是今年正月里阿嫩生病,在医院挂针之时拍的。整张照片主要突出了阿嫩圆睁的双眼,似乎关切地看着护士姐姐手拿即将插入他小脑袋的注射针,同时也反映出护士们忙碌专注的身影。

虽然生病挂针是件不好的事,但看阿嫩这样子,可爱天真而又紧张专注的眼神,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。或许未来等他长大后,某一天看到这张照片时,会有对当年这一刻的感慨吧。而照片里护士们忙碌而专注的工作,也是体现了她们的敬业与兢业。

天天陪爸爸去医院挂针

标准

人们都说一个小小的毛病,若是去那医院看一下,却得花费好一番功夫。这话要放在以前我可不信,但现在我真是相信啦。单说挂号,排队等号,化验,配药,挂针,就够忙活一阵子了,更别说那拍片,CT,需要从早上预约到下午,甚至第二天才能完成的检验了。

而这些检验报告一旦到手,又是得花另一番功夫让医生查看,医生根据那报告给出结论,然后继续配药,挂针……纯粹就是个循环工作嘛。着实让人感叹,能不去医院,就别去。

大概是五一节前几天,爸爸就开始咳嗽了。一开始只是咳嗽,后来连喉咙都哑了。说话声音比太监还细,听着让人三根汗毛竖起两根。咋办呢,只好去医院呗。

五一节这天我陪着去的。本来以为普通的感冒,去配个药就可以了。结果呢,到了医院,化验这,化验那,一化验,得了,下呼吸道感染。先倒确实只配了几盒药,但第二天,感觉一点儿也没好,似乎喉咙哑得更厉害啦。于是乎只好再次前往医院。

这次医生给让拍片,做CT。早上预约不进,下午老天爷下起了倾盆大雨,冒着雨去的医院。这CT一查,嗨!肺部有阴影喽。终于,细菌侵入到肺里啦。就这样,光荣挂针。本来是不想挂的。但现在不挂不行了。

然而,直到今天,这挂针却竟然一连挂了7天!那是天天往医院跑啊,天天被医生针扎啊,左手扎了扎右手,右手扎了换左手……昨天那护士终于说了,您老天天要来挂针,还不如给您留个管呢。这下好了,像导尿管一样,手臂上留了个针管。明天呢,还得继续挂。

而我呢,这一星期天天请假,陪爸爸去挂针。不过幸好,挂针还是有些效果的,至少喉咙不哑了,说话声音不太监了,比之前好多了,虽然好得比较慢。

所以说啊,身体健康最重要,不去医院才是好。但愿明天挂好,就康复了,不用挂了吧。

“小皇帝”挂点滴

图像

这张照片,源自4月份时阿嫩的第一次挂针。虽然从出生到现在,阿嫩已经生了几回病,也去了好几次医院,但挂针却是头一回。还是挺有“纪念”意义的。当时拍了这张,也没仔细去看。前两天无意中翻到,灵机一动,嗨,这不是活像小皇帝“出巡”图吗,妈妈在后面拿着挂针的杆子,就像侍卫,爷爷和奶奶在两旁低头哈腰,就像左右大臣,而阿嫩这天正好穿了黄衣服,不正像黄袍吗。而这张照片的另一个含义,即是体现出“一人生病,全家出动”的场景。这也正应证了“小皇帝”的待遇啊!不知等阿嫩长大后,看到这张照片是否会有感慨呢……

九月翻新一篇

标准

又是很久没写长博客了,自从上回阿嫩发烧之后。话说阿嫩确实嫩,连发的烧都是嫩烧。为啥这么说呢,因为那烧马上就退了,就在第二天。而阿嫩终于又开始神奇活现地蹦蹦跳跳啦。所以说这烧发得嫩,嫩的东西,一般危害都是挺小的,劲道也小。哈哈。究其生病的原因,医生说是阿嫩前几天太累了。于是我们想起前几天带他傍晚出去溜达,在闷热的小区活动室玩乒乓……尽管阿嫩幼小的心灵还不懂得啥是乒乓,但玩得疯那是有的。再加上活动室闷热,终于被嫩倒,生病了。看来以后带他出去玩还得加以节制,孩子小,体力少,不能和成人一样的玩法。总归一句话,还是嫩的,需多加呵护。

前两天我这个博客忽然打不开了。本来以为又是电信的网络故障,结果一咨询hostease,他们说是我所在的网站IP地址有人流量消耗太大,所以这个IP段被强行关闭了24个小时。现在是能打开了。果然共享IP容易被连累啊,我这网站也没啥要紧的,如果换作是人家大公司,要和客户时常联系,要推销产品的,被关24小时,岂不是损失严重啊。看来拥有独立IP确实非常重要。

今天就先写到这儿吧,这博客网站运行了这么久,虽小但确实我用心来写的。今后还是得多多写作,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

阿嫩发烧了

标准

阿嫩发烧了!早上吃完早饭开始的。白天38度5,中午有点退了,但下午又升上去了。晚上去了趟医院,医生检查后验血,说是咽喉发炎,病毒性的。估计是前两天傍晚玩得太累的关系吧。配了一堆药,晚上睡觉前一直哭闹不肯吃药。快9点了才睡着的。刚才量了下是37度9,烧稍微退了一点点。但愿明天能好起来,以前几乎从不生病的体质棒棒的阿嫩!

雨下一整天

标准

天空是昏暗的,大地是不断落下的雨水花的世界。街上红黄蓝绿的滚动屏幕,广告牌,来来往往的川流不息的车辆的大灯和尾灯不断闪烁,和一些早早亮起的路灯,映着地上的雨水,反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芒。无论早晨,中午,更不用说傍晚,一整天,这天地间都是昏暗,仿佛一直处于夜幕提前来临的光景。雨水不断地止不住地下着,一会儿倾盆暴雨,一会儿稍稍收敛,到了傍晚,天空竟然还开始打雷了。

这一整天,人间是雨水朦胧的世界,雨大的时候,甚至对面十多米都看不清景色。疾驶而过的车开启了远光灯,就着路面早已积满的水,映出刺眼的炫白反光,更让人看不起东西。路上的人们尽管戴了伞,仍未免被狂暴的斜风斜雨打湿。连办公室和家里的纸张,或别的什么物件,也都是潮湿阴凉的。这就是今天,雨水的狂欢,也是台风杜鹃的示威。雨下了整整一天,就是现在,依旧在下,刚才趋势还非常大,雷声和闪电也是一阵一阵地袭来。

在这样阴湿的天气,来单位办业务的人是少了些,但还是有的。上班的时候,看着窗外昏暗的世界,有一种非常想回家躲进被窝美美睡一觉的欲望,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。星期六和星期天,阿嫩在老婆娘家住了两天。星期六晚上,一直哭闹睡不着。查看了他的小屁股,终于发满是红色的湿疹一样的肿块,或许很痒,所以睡不着。于是星期天下午去了人民医院看了看。挂的是儿科,结果儿科医生一看说得挂皮肤科。然后再重新挂号,皮肤科倒是不忙,马上就看上了。女医生说话很温柔,配了点药膏和药水,还有一瓶喝的药剂,说是10天之内会好的。今天应该是第3天,果然好了不少。肿块基本消退了。

不过阿嫩脾气却是坏了不少。本来在家里吃饭,虽然得一勺一勺喂,至少还能听话地吃进去。可是这次回到家后,一直是哭哭啼啼,一喂奶就发脾气。想来是去了两天不同的环境,多少是有影响的吧。其实育儿知识里是说过,小宝宝还不满一周岁之前,尽量要在一个固定的环境内,按部就班地让他养成自己习惯。如果在不同的环境之间切换,因为喂养的人不同,喂养细节方法上也不同,会导致小宝宝不习惯。现在看来,这还是有点道理的。当然阿嫩下个月就满一周岁了,让他渐渐经历不同的环境,也是可以的,但要循序渐进。

明天再上一天班,也该放假了吧。一直在记挂两星期前考的英语和计算机,不知通过了没有。人常言三十而立,如今虽三十,除了成家得子,立业尚未成,如果一辈子只在单位里做个普通职工,看似稳定,却暗藏危机。学一样东西,考上一个学历,还是必要的。明年等电大毕业了,计划着再去考个什么职业资格证书吧。

在这样的雨夜,又是随心地写了一堆流水帐似的文字。明天雨会停吗?但愿吧。看到雨,忽然又想起了一首歌,张信哲的《雨霖铃》。本来对他的歌不怎么感兴趣,软绵绵的,没有气势。但现在想来,这也是一种感情的抒发,至少《雨霖铃》还是挺动听的,凄美的中国风音乐前奏和收尾,配以对感情深刻的告白。在这样的雨天,看着窗外止不住的雨水,听着这歌,别有一番感触。或许我是忧伤型的性格?平时也偏好悲剧故事。说到底,悲剧也是一种美,能让人的精神得到升华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