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: 一月 2014

初一的浓雾

大年初一,早晨起来一看,啊!窗外云雾缭绕,远山朦胧。果然是一派新年仙境啊!不过后来太阳出来了,驱散了云雾。远近景物又渐渐显出原型,变得平淡无奇。于是领悟,人生在世,亦是如此,所谓迷茫,所谓看不穿,只不过是普通的东西被披上了一层层凡尘俗雾而已。外在捉摸不透,本质不过如此。当雾霾散去,现出原来面貌,只留下平淡罢了。

201413110758

 

观《大明劫》随感

dmj又是很久没写日志了。这几个月来也并未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。本来在11月的时候,看过一部《大明劫》,觉得挺有意义的,想写个观后感,但最终也作罢了。

《大明劫》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写实风格的影片,至少我如此认为。描写的是了“崇祯15年(1642年)瘟疫横行,李自成攻打开封,明朝江山内忧外患,孙传庭与吴又可分别誓死抗击闯军与瘟疫的故事”。呵呵,上面这段话抄自百度百科,我是越来越懒得自己发挥写句子啦。

整部影片的氛围,是一种阴沉沉的感觉。有着令人绝望的气氛。明王朝的末世,汉人王朝的末世,外有蛮请侵略入关,内有闯王起义作乱。可谓是内忧外患啊。再加上鼠疫病毒的横行,更为这个乱世添上了一层苦难。在这样的末世中,一位将军,一位医者,在自己的本分工作中拯救世道。但最终还是无可救药。

医者吴又可说过一句话: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。无论是一个国家,还是一个人,在没有腐败的时候,没有病入膏盲的时候,治愈还有希望,但当一个国家千疮百孔,当一个人奄奄一息之时,再严酷的律法,再猛的药剂,又有什么用呢?医道和为政之道,其实是一样的。影片中,处处表达了绝望的境地,不用说那些恐怖的瘟疫,满城的尸体,就是那些幸存的人,那些霸占良田生活富足的乡绅们,在送给孙传庭的礼品中花了大量的钱财,而一听要为国家出力,要为剿灭乱贼出钱让田的时候,却没有一个人响应。甚至为了阻止清账田亩不惜纵火杀人。当一个社会的精英阶层失去国家观,民族观,只为自己打算的时候,这个社会离崩溃也就不远了。

乱世大明,汉人的苦难,蛮族的盛宴。虽然在影片中只描写了讨伐闯王和抵挡鼠疫的情节,但其背后,真正的历史历历在目:当东北后金打进来的时候,几十万汉人,竟然败于区区几万满洲人。导致国破族亡。从此开始长达几百年的满清统治,从此汉人风骨不再,从此汉族成了头挂辫子的丑陋生物,从此勇士变为奴才。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历史。

孙传庭最后死在战场上,吴又可回到了家乡,写出了不朽的名著《瘟疫论》。或许这是在那个朝代,汉人最后的气节和光辉吧。如同千千万万在满清入关后舍身抗击侵略者的志士那样,他们纵英勇,也不过是流星一瞬,挽回不了沉沦的大明,挽回不了汉人的江山。

因为:已病不可治, 已乱亦无法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