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十月 2013

北京感受后记

自从北京回来已经两个多星期了。想想在北京旅游时看到的一些东西,颇具感受。

首先,北京这地方确实人多,或许是国庆节的关系吧,无论哪个旅游景区,故宫也好,长城也罢,还是颐和园,孔庙,都可谓是人山人海,一眼望去,尽是人头。人墙遮挡着景物,要拍个照都很难,拍来拍去,一片人民的海洋呵!

然后,最让我感受比较深刻的,是北京的文化气息,固然历史悠久,遗留下来的名胜古迹也众多。但是,既然是名胜古迹,那就应该是体现诸多文化元素的啊,但为什么,唯独满清味特别浓厚呢?在天坛公园里的一家展厅,挂着满清从开国以来12个皇帝的头像;而在大街小巷,时不时会看见出售满清宫女戴的那种凤冠饰品。一些来旅游的游客,给自己的孩子买了宫女头饰戴在头上……总之,虽然满清已经灭亡一百多年了,但满清文化的气息还像一个盘旋在京城各个角落的幽灵,不能散去。

如果说挂满清12帝王头像是因为介绍历史知识,那么充斥旅游景区兜售满清凤冠的现象,游客给孩子买这些凤冠的举动,又能说明什么呢?对于这些,实感悲哀,一个腐败奴才相的王朝,至死还有人崇拜。而汉唐雄风,明朝的气节,又该从哪儿去寻找呢?在天坛公园的展厅,展示着几年前祭天仪式的照片,扮演者皆是满清服装,穿着黄布衫马褂,还拖着辫子!汉服在哪里?汉人的文化在哪里?不是说满清真的不好,而是我们要追寻自己的民族精神,民族魂魄,满清文化,无疑并非一个好的榜样。

再者,在北京旅游的这几天里,感触最深的还是旅游团队早餐,可以用一个字来评价:差!吃的是几乎水一样没有几粒米的稀粥,没有馅的面粉团馒头,和咸得不能再咸的萝卜干。外加一个鸡蛋。这是我吃过最差的早餐了,而且每天如此。不仅这样,服务人员的态度也不怎么好,有一天我们迟到了,别人都已经吃好,服务员就板着脸说“怎么不来得早一点”,还一个劲地收拾碗筷。好像他们是大爷,我们是被施舍的那样。这在以前别的餐厅根本是不可能有的。这种态度真该改改了。所谓顾客是上帝嘛。

旅游的这几天,几乎每餐午饭都得排队,都是很小的餐馆,外面排了老长一队队游客。然后一队吃完就得快点走出来,因为得让给下一队。中午天气有些炎热,饿着肚子排着长队真是不舒服啊。

最后就是北京的雾霾天气,我们去的那几天,恰好是雾霾最严重的几天。气象预报后来都发警告了。清晨出发,放眼望天空,灰蒙蒙一片,看不见蓝天白云,还以为是阴天呢,等到红色的太阳光从灰雾里艰难地挤出来时,才发现这是一个大晴天。空气中有一股子灰尘的气味,导游都戴了口罩。作为首都,环境变得如此不堪,真令人惋惜。

这些就是我们在北京五天旅游的一部分感受。照片是拍了好多,但这几天忙,没来及传上来,过一阵子会传。

到北京的第五天

昨天本来想写日志的,因为是在北京的最后一天。但是昨晚回到家,已经是快到凌晨2点了。所以现在在家里写这篇,是补昨天的记录。

昨天是在北京的第五天,因为大多数行程都已经看完,所以整个一天就游览了两个地方,一个是毛主席纪念堂,一个是天坛公园。下午就直接在北京火车南站等高铁了。

昨天北京的雾霭天气愈发严重,清晨醒来,整个天空灰蒙蒙的,阴惨惨的。也不知是真的阴天,还是因为雾霭的关系,就是见不得太阳。导游已经戴了口罩,路上也有一些行人戴着口罩的。空气中有一股灰尘颗粒的味道,实再令人不爽。作为一个大都市,一个首都,繁华的光景却有着如此糟糕的环境,真是让人感到遗憾。还不如那些山清水秀的偏远地区,虽然没有繁华的物质文明,却有着清醒的空气,绿色的环境。

毛主席纪念堂,本来应该是第一天就要去参观的,只是那天闭馆没开门。进纪念馆之前不能带相机拍照,不能带包,手机钥匙都需要过安检。如此严格的防护措施,确实彰显出这是一个严肃神圣的地方。进入之后,就是排队跟着走进去。在路上还有卖花的,那种作为祭奠用的白色花,好几元钱一束。进了纪念堂正门后,可以看到毛主席的雕像。人们把刚才买来的花摆放在正门一个大台子前。大台子前已经放满一大堆白花了。据说这些花后来又会被回收的。难不成是回收后再卖出去,循环利用吗?

在里堂,终于看到了毛主席的遗容。在水晶棺材里。面目栩栩如生,遗体是经过防腐处理和打蜡的。不过没法近看,因为旁边的工作人员总是催促游客快走,大概只看到了几秒钟而已吧。想来无论多么伟大的人物,最终难免一死。重要的是,他生前所留下的事业,能为后人带来什么。历史总是凭借着一两位有魄力的领导人物,领导者一大群后面的众人,披风破浪,推动起来的。

出来后,天空依然阴霾,雾霭依旧严重。在这个阴沉沉的上午,又去参观了天坛公园。我们所说的天坛,其实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公园。公园是旅游行程里有的,但天坛和那些景点建筑吗,却被用围墙栏起来,圈在里面,成了一个又一个园中之园,而且是要收费的。当然自费自理,爱看的看,不爱看的绕着公园走也可以。不过既然来了,怎么能不见到天坛就回去呢?于是花了两个20元的门票,进去这些园中之园参观了一下。北京人真是好脑筋啊,大公园里设小公园,好赚钱呢~

所谓天坛,就是古代皇帝祭天用的,圆滚滚的一个塔状建筑物,当然不止天坛,还有皇穹宇,祈年殿等这些建筑设施。在空阔辽广的大地上,耸立着这样一群宫宇,确实感到其雄伟和气宇不凡。明清两代皇帝都在此祭天,仪式颇为讲究。但无论如何祭祀,这两个王朝终究逃不过灭亡的命运。想来上天只会保护珍惜江山基业者,而不会庇护荒淫腐败者。每个朝代的兴盛,都因顺了民意,而灭亡,皆因违背民心。如此说来,人民才是真正的天,与其祭天,不如爱民。

天坛里供奉着“皇天上帝”的排位。其实“上帝”这个词本来就是中华民族的词汇,就是指上天。只不过西洋人传基督教的时候,窃用了这个词汇,把他们的神翻译成“上帝”,以至于如今人们说到上帝就以为是基督教的神,其实中国自己就有上帝,就是皇天上帝,儒家最高神位。流传于香港和东南亚一带的孔教,就是以皇天上帝为尊神的。现在网上流传的汉服运动中,也有提出复兴皇天上帝,中国自己的上帝这样一种观点。

景区里游客依然很多。中午的午餐倒是吃得比前几日好多了,所谓“豪华午餐”。大概是要在我们回家之前,让我们对北京有一个良好的印象吧。

整个下午就是在北京火车南站等动车。南站游客也非常多,大多数席地而坐的。有警察前来盘问,“你的火车票呢?”我说“还没买”;“你的身份证呢?”我说“还在导游那里”……警察听了有点生气“什么?!身份证也没有,票也没有,快给导游打电话!”,不过后来他们走开了,也没打电话。看来北京的警察确实比较严格啊。

高铁是5点零一点时候开的。正好赶上台风菲特即将登陆浙江温州一带,对我们回去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。果不其然,等高铁到了上海,已经是有点下雨了,等从上海出发回来,这一路上,真是风雨越来越大啊。司机车开得技术还不错。晚上到了后是坐出租车回家的。这个时候已经是风雨交加了。我们的导游挺负责的,帮我们叫好出租车,冒着倾盆大雨,也没戴伞,在深夜的马路上来回奔走,迎着一辆又一辆的出租车。我们回到家,已经是接近凌晨2点了。

这就是我来北京的第五天,也是结束北京之旅,返家回程的一天。

到北京的第四天

又是一天过去啦。今天是到北京的第四天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对北京也有点了解。这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城市,有丰富的历史遗产,同时也有着中国百年历史的沧桑见证。

今天参观的圆明园残骸就是历史的见证,只不过是一段屈辱史。当年被英法联军一把大火烧毁的圆明园遗址,在清晨北京灰暗的雾霭天气中耸立,显得格外凄凉。遥想当时的圆明园是多么辉煌,而今只余残柱断壁,无声地控诉着西方强盗的罪恶。也昭示着当年满清统治者的腐败无能。

参观的点就兽头喷泉遗址,蓄水塔和大水法等这些。那帮西方强盗还真是无耻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文明人,满清是野蛮人,可是谁见过闯人家家里杀人放火的”文明人”吗?想当年他们抢去文物可是白拿的,如今中国要收回,却只能花大把的金钱买回来。看来西方人是果然够”文明”,够”人权”的哦。

对啦,今天老婆的晕车终于有所改善,整个人也看起来精神多了。这都归功于那些晕车药和晕车贴。确实够效果。您晕车吗?您正在被出行晕车晕机而烦恼吗?请服用××牌晕车药……哎,又跑题了,都给人家打起广告来啦。哈哈~

言归正传,途中我们还参观了清华大学……的校门。好不容易来趟北京,看个清华就只能看门,真是让人遗憾啊。不过还好,人说”连门都没有”,至少我们见过门了。我想得看仔细喽,以后咱有孩子了,他能考进清华北大,今天就当帮他认个路吧~

颐和园依然有好多的游客,人挤人,不挤死人也得被挤得找不到北。幸好跟紧了导游。其实颐和园就一皇帝游山玩水的地方。满清的慈禧太后,在这里玩着玩着,大清朝就给玩完了。这颐和园有一片非常大的水域,里面还有座小山。其实山和水是乾隆皇帝以治水的名义给填出来和挖出来的。而最后,仅仅是为了享乐,满清不亡才怪呢。

下午就是逛街,北京前门大街。吃的和用的都是正宗老北京特产。其实这雾霭的天气,灰蒙蒙的一片,污染严重,街也没啥好多逛的。但是因为老婆晕车好了,特有精神,所以就拉着我四处乱窜。我们买了三袋全聚德烤鸭和一些吃的。我都腰酸背痛啦。

明天据说还有毛主席遗容参观,是头一天时因为关闭而没去的景点今天晚上继续早点睡觉吧。我现在都上眼皮打下眼皮了……

这就是我来北京的第四天。昨天爬长城手脚酸痛,现在还没好。明天晚上就可以回家啦,只是居然是傍晚的动,回到家只能是半夜了。

到北京的第三天

今天的行程大概是最累的一天吧。清晨如昨天所说,6点钟左右就出发了。早晨是在车上吃的,也就一个鸡蛋外加两个面包而已。

感谢老天,路上没堵车,让我们幸运地抵达了长城。这回爬的是居庸关长城,左面陡峭,右面稍平。但是因为右边人实再太多,多得像蚂蚁一样,只好爬左边了。

啊!长城啊,你真他妈的陡~一格阶梯就要75度角啦,爬上去腿酸,爬下来腿软,手扶着铁栏,脚打着寒颤。一不留神摔下来,整个人就是保龄球,哗啦啦啦往下滚。这保龄球还能保龄,人滚下来连命都保不灵啦……真想不明白,古人是怎么在如此陡峭的阶梯上奔来奔去打仗的啊。

当然,居庸关依山而建,形势险峻雄伟,倒确实是个可看之处。回程的路上导游说了个顺口溜,”不到长城非好汉,到了长城一身汗,再到长城是傻蛋。不知爬过的各位是否有同样感受呢?

还有个坑爹的是,长城上几乎每块砖都被游人刻上了名字,什么”某某到此一游”之类的话语。我想那一定是就是传说中的傻蛋,因为只有傻蛋才会破坏自己国家的文物~

回去吃午饭的路上,依旧幸运地没怎么堵车。但不幸运的是,我那可爱的老婆又开始犯晕车病啦!又是吐了好几回。其实她平时身体非常好的,外面去也从来不会晕车。但悲催的是她仅仅不晕车,而非不晕机,更非晕机后不会晕车……

总之,她的呕吐物”光荣”地消灭了三四个垃圾袋,也害得我对她心疼了一个下午,恨不得晕车的是我,健康的是她。现在她很早就睡着了,亲爱的老婆啊,祝福你明天会变得精神起来吧!

下午看的是鸟巢和水立方,还有孔庙和国子监。其实那鸟巢充其量就是一个体育场,造型就像我三个月不理发不梳头一样。你们想看微型鸟巢吗?我坚持三个月的发型,保证你们都能看到~水立方就是一个游泳馆,长得像小孩玩的魔方扩大N倍。据说水立方晚上看才漂亮,可惜白天就没啥效果了。

奥运广场上依旧是人多,挡住我拍照的视线。不过也拍不了多少照,一来导游给我们的时间少而广场大,二来身边有位处于晕车而精神萎靡不振的老婆……

接下来就是孔庙和国子监。孔庙当然是祭祀孔子老先生的地方,想当年孔子因才施教,广收学徒,不设门槛;而如今学校唯成绩是标准,忽视学生的其他潜能,就连高考分数线,每个地区都不一样。孔子若知后世如此,定会气得活过来。

当然他气活过来的理由可不止这些,看看国子监里孔子像前那些满是钱币的箱子,大概是什么功德箱之类的吧,就此足以令儒家汗颜。我觉得在孔庙,在国子监放置钱币箱,和祭拜祈求发财之类的,都是违背儒家精神的。这简直就是把文人传统的清高,纯洁给抹上了一层铜臭味。

国子监在古代平时是不开放的。只有在状元中举,皇帝举行仪式时才开启。这足以说明状元的稀罕,也很好地解释了《儒林外史》里的范进为啥要发疯。

中午的饭菜依旧不咋样,不过至少比昨天中午的”猪食”好多了……算是”人食”吧,呵呵。晚餐倒确实不错,终于有了北京烤鸭,尽管是切成片的一小盘~

现在是北京时间21:35,是我们来到北京的第三天。这个政治文化中心的景物,既有其别具一格的雄伟庄严,也有其美中带有灰暗之处。要了解这个城市,是需要用心去体会的。

到北京的第二天

今天是来北京的第二天,上午主要逛了天安门广场和故宫,下午主要逛了王府井,傍晚还在朝阳剧院看了场杂技表演。

老婆由于晕机导致的连带晕车,终于有所减轻,精神状态比昨天好多了。

今天一整日几乎都在走路,故宫里跟着导演不停地走,王府井步行街不停地逛。到现在脚也酸人也累。

今天最大的特色,不是景美,而是人多。无论天安门还是故宫,无论王府井还是其他街道,到处充斥着游人。整个世界人头攒动,直到现在一闭上眼,脑海中还是充满着人头的影子,男的女的老的少的,游客导演警察乞丐……就连上厕所,都排上长长的队伍,甚至据说女厕所放了几个桶来解决内急的……十一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黄金周啊!

午餐吃得非常差,吃饭得等很长时间不说,关键是菜不好吃。幸好我是属猪的,吃菜不挑食,杂食也随便。哎……只是老婆昨天刚晕过机,今天又没吃太多,人变憔悴了。但愿明天可以恢复。

傍晚的杂技还是挺不错的,演的比较惊险,有技术含量。像停在几乎十米高叠起来的凳子上,一辆自行车站上个五六人,摩托车在一个封闭的球笼里作惊险的上蹿下跳等等,没有好多年的功夫练就,是达不到这种境界的。

北方多梧桐,街边的行道树几乎都有梧桐,这在我们这儿早已不怎么看得到了。看着一排排梧桐树,让我不由回忆起童年的时光,当年我家附近的大街上,就都是梧桐。小时候因为边走边看书,脑袋还撞到过几回呢。

现在是北京时间22:26分,明天爬长城,竟然要清晨6点出发,这行程安排太强悍啦,晚上得马上睡觉喽。先写到这儿吧,没写全的以后想到再补充。

这就是我来北京的第二天。

到北京的第一天

下午赶到虹桥机场,”幸运”地遇上飞机误点;好不容易上飞机,老婆晕机晕了一路;7点多总算到宾馆,发现两个床头灯只有一个开关,要么一起开,要么一起关;因为没按排晚餐,只好泡了方便面吃。现在是晚上9:30分,我们已身处政治文化中心北京,但偏僻的宾馆和旅途的劳顿让我们丝毫感受不到首都的气氛。外面的灯红酒绿此刻与我们无关。这就是来到北京的第一天。

© 2018 索梦部落

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