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本来想写日志的,因为是在北京的最后一天。但是昨晚回到家,已经是快到凌晨2点了。所以现在在家里写这篇,是补昨天的记录。

昨天是在北京的第五天,因为大多数行程都已经看完,所以整个一天就游览了两个地方,一个是毛主席纪念堂,一个是天坛公园。下午就直接在北京火车南站等高铁了。

昨天北京的雾霭天气愈发严重,清晨醒来,整个天空灰蒙蒙的,阴惨惨的。也不知是真的阴天,还是因为雾霭的关系,就是见不得太阳。导游已经戴了口罩,路上也有一些行人戴着口罩的。空气中有一股灰尘颗粒的味道,实再令人不爽。作为一个大都市,一个首都,繁华的光景却有着如此糟糕的环境,真是让人感到遗憾。还不如那些山清水秀的偏远地区,虽然没有繁华的物质文明,却有着清醒的空气,绿色的环境。

毛主席纪念堂,本来应该是第一天就要去参观的,只是那天闭馆没开门。进纪念馆之前不能带相机拍照,不能带包,手机钥匙都需要过安检。如此严格的防护措施,确实彰显出这是一个严肃神圣的地方。进入之后,就是排队跟着走进去。在路上还有卖花的,那种作为祭奠用的白色花,好几元钱一束。进了纪念堂正门后,可以看到毛主席的雕像。人们把刚才买来的花摆放在正门一个大台子前。大台子前已经放满一大堆白花了。据说这些花后来又会被回收的。难不成是回收后再卖出去,循环利用吗?

在里堂,终于看到了毛主席的遗容。在水晶棺材里。面目栩栩如生,遗体是经过防腐处理和打蜡的。不过没法近看,因为旁边的工作人员总是催促游客快走,大概只看到了几秒钟而已吧。想来无论多么伟大的人物,最终难免一死。重要的是,他生前所留下的事业,能为后人带来什么。历史总是凭借着一两位有魄力的领导人物,领导者一大群后面的众人,披风破浪,推动起来的。

出来后,天空依然阴霾,雾霭依旧严重。在这个阴沉沉的上午,又去参观了天坛公园。我们所说的天坛,其实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公园。公园是旅游行程里有的,但天坛和那些景点建筑吗,却被用围墙栏起来,圈在里面,成了一个又一个园中之园,而且是要收费的。当然自费自理,爱看的看,不爱看的绕着公园走也可以。不过既然来了,怎么能不见到天坛就回去呢?于是花了两个20元的门票,进去这些园中之园参观了一下。北京人真是好脑筋啊,大公园里设小公园,好赚钱呢~

所谓天坛,就是古代皇帝祭天用的,圆滚滚的一个塔状建筑物,当然不止天坛,还有皇穹宇,祈年殿等这些建筑设施。在空阔辽广的大地上,耸立着这样一群宫宇,确实感到其雄伟和气宇不凡。明清两代皇帝都在此祭天,仪式颇为讲究。但无论如何祭祀,这两个王朝终究逃不过灭亡的命运。想来上天只会保护珍惜江山基业者,而不会庇护荒淫腐败者。每个朝代的兴盛,都因顺了民意,而灭亡,皆因违背民心。如此说来,人民才是真正的天,与其祭天,不如爱民。

天坛里供奉着“皇天上帝”的排位。其实“上帝”这个词本来就是中华民族的词汇,就是指上天。只不过西洋人传基督教的时候,窃用了这个词汇,把他们的神翻译成“上帝”,以至于如今人们说到上帝就以为是基督教的神,其实中国自己就有上帝,就是皇天上帝,儒家最高神位。流传于香港和东南亚一带的孔教,就是以皇天上帝为尊神的。现在网上流传的汉服运动中,也有提出复兴皇天上帝,中国自己的上帝这样一种观点。

景区里游客依然很多。中午的午餐倒是吃得比前几日好多了,所谓“豪华午餐”。大概是要在我们回家之前,让我们对北京有一个良好的印象吧。

整个下午就是在北京火车南站等动车。南站游客也非常多,大多数席地而坐的。有警察前来盘问,“你的火车票呢?”我说“还没买”;“你的身份证呢?”我说“还在导游那里”……警察听了有点生气“什么?!身份证也没有,票也没有,快给导游打电话!”,不过后来他们走开了,也没打电话。看来北京的警察确实比较严格啊。

高铁是5点零一点时候开的。正好赶上台风菲特即将登陆浙江温州一带,对我们回去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。果不其然,等高铁到了上海,已经是有点下雨了,等从上海出发回来,这一路上,真是风雨越来越大啊。司机车开得技术还不错。晚上到了后是坐出租车回家的。这个时候已经是风雨交加了。我们的导游挺负责的,帮我们叫好出租车,冒着倾盆大雨,也没戴伞,在深夜的马路上来回奔走,迎着一辆又一辆的出租车。我们回到家,已经是接近凌晨2点了。

这就是我来北京的第五天,也是结束北京之旅,返家回程的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