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北京的第三天

今天的行程大概是最累的一天吧。清晨如昨天所说,6点钟左右就出发了。早晨是在车上吃的,也就一个鸡蛋外加两个面包而已。

感谢老天,路上没堵车,让我们幸运地抵达了长城。这回爬的是居庸关长城,左面陡峭,右面稍平。但是因为右边人实再太多,多得像蚂蚁一样,只好爬左边了。

啊!长城啊,你真他妈的陡~一格阶梯就要75度角啦,爬上去腿酸,爬下来腿软,手扶着铁栏,脚打着寒颤。一不留神摔下来,整个人就是保龄球,哗啦啦啦往下滚。这保龄球还能保龄,人滚下来连命都保不灵啦……真想不明白,古人是怎么在如此陡峭的阶梯上奔来奔去打仗的啊。

当然,居庸关依山而建,形势险峻雄伟,倒确实是个可看之处。回程的路上导游说了个顺口溜,”不到长城非好汉,到了长城一身汗,再到长城是傻蛋。不知爬过的各位是否有同样感受呢?

还有个坑爹的是,长城上几乎每块砖都被游人刻上了名字,什么”某某到此一游”之类的话语。我想那一定是就是传说中的傻蛋,因为只有傻蛋才会破坏自己国家的文物~

回去吃午饭的路上,依旧幸运地没怎么堵车。但不幸运的是,我那可爱的老婆又开始犯晕车病啦!又是吐了好几回。其实她平时身体非常好的,外面去也从来不会晕车。但悲催的是她仅仅不晕车,而非不晕机,更非晕机后不会晕车……

总之,她的呕吐物”光荣”地消灭了三四个垃圾袋,也害得我对她心疼了一个下午,恨不得晕车的是我,健康的是她。现在她很早就睡着了,亲爱的老婆啊,祝福你明天会变得精神起来吧!

下午看的是鸟巢和水立方,还有孔庙和国子监。其实那鸟巢充其量就是一个体育场,造型就像我三个月不理发不梳头一样。你们想看微型鸟巢吗?我坚持三个月的发型,保证你们都能看到~水立方就是一个游泳馆,长得像小孩玩的魔方扩大N倍。据说水立方晚上看才漂亮,可惜白天就没啥效果了。

奥运广场上依旧是人多,挡住我拍照的视线。不过也拍不了多少照,一来导游给我们的时间少而广场大,二来身边有位处于晕车而精神萎靡不振的老婆……

接下来就是孔庙和国子监。孔庙当然是祭祀孔子老先生的地方,想当年孔子因才施教,广收学徒,不设门槛;而如今学校唯成绩是标准,忽视学生的其他潜能,就连高考分数线,每个地区都不一样。孔子若知后世如此,定会气得活过来。

当然他气活过来的理由可不止这些,看看国子监里孔子像前那些满是钱币的箱子,大概是什么功德箱之类的吧,就此足以令儒家汗颜。我觉得在孔庙,在国子监放置钱币箱,和祭拜祈求发财之类的,都是违背儒家精神的。这简直就是把文人传统的清高,纯洁给抹上了一层铜臭味。

国子监在古代平时是不开放的。只有在状元中举,皇帝举行仪式时才开启。这足以说明状元的稀罕,也很好地解释了《儒林外史》里的范进为啥要发疯。

中午的饭菜依旧不咋样,不过至少比昨天中午的”猪食”好多了……算是”人食”吧,呵呵。晚餐倒确实不错,终于有了北京烤鸭,尽管是切成片的一小盘~

现在是北京时间21:35,是我们来到北京的第三天。这个政治文化中心的景物,既有其别具一格的雄伟庄严,也有其美中带有灰暗之处。要了解这个城市,是需要用心去体会的。

Share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