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赶到虹桥机场,”幸运”地遇上飞机误点;好不容易上飞机,老婆晕机晕了一路;7点多总算到宾馆,发现两个床头灯只有一个开关,要么一起开,要么一起关;因为没按排晚餐,只好泡了方便面吃。现在是晚上9:30分,我们已身处政治文化中心北京,但偏僻的宾馆和旅途的劳顿让我们丝毫感受不到首都的气氛。外面的灯红酒绿此刻与我们无关。这就是来到北京的第一天。